万博manbetx官网

语言文化是道槛 新留学生开学要上“三堂课”

语言文化是道槛新留学生开学要上“三堂课” 郭旭在丹麦开启新生活 天普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办的新生见面会

  9月,国外院校相继开学,一拨拨新近前往的中国留学生也纷纷踏上求学路。这一路,有困难,也有温情。异国的新生活,给他们上了开学“三堂课”。

  第一“课”:语言文化是道槛

  今年8月底,中国姑娘郭旭入学南丹麦大学攻读硕士学位。十几天下来,她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语言水平低。“一开始上课十分困难,可以听得懂别人说什么,但是无法用英语交流。适应几天后,和同学们交流的障碍小了,但还是不能流利地回答老师的问题。”她感觉到,无论在上课的动力上,还是在语言能力上,自己和别国的学生都有差距。因此,她只能利用课余的时间恶补英语和专业知识。

  和郭旭一样,丁一凯在刚到美国留学时也遇到了语言障碍。他坦承:“虽然我考过托福和SAT,应试分数很高,但是实际交流能力还是比较差的。”

  令郭旭感到苦恼的还有,目前她的银行卡和居住卡还没办下来。在丹麦,卡和证件的办理周期很长,通常情况下,办理后两个星期才能邮寄到手上。而一旦学校要求缴费,没有银行卡就会很麻烦。

  启德教育集团英国萨塞克斯大学校方代表薛颖认为,既然能够申请到海外院校,留学生的英语水平都不会太差。但是初到异国,跟人交流时难免不能快速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。中国学生比较害羞,遇到困难往往不会求助于人。这些文化差异,都会让他们的适应期比较长。

  第二“课”:学习方式大不同

  今年8月,范女士把10岁的女儿送到美国洛杉矶读小学。而她自己,跟着孩子漂洋过海,当起了“陪读妈妈”。一个多月的“陪读”生活,给她的最大感触是:中美学习方式差异大。“国内学校的每个科目由不同的老师任课,而在这个学校不一样,在小学阶段,一个老师教所有科目。学校没有固定的课程安排,老师说上什么课就上什么课。”她介绍道,“科学课上,老师要求孩子们做很多实验。即便孩子不明白书本上的文字是什么意思,也会通过实验学到很多。”她还发现,孩子出国留学后,学习压力小了很多:“她现在上五年级,但还是有很多时间做手工和玩耍。”

  来到丹麦留学后,郭旭发现在学习过程中,团队合作项目明显变多了。同班的20多名学生,均来自不同的国家。在课程中,她必须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同学组成小组,一起讨论、写报告。“上课方式也与国内大不相同,课堂上,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讨论、做报告,或者听讲座。上课气氛非常好。”她激动地说。

  “在这里,课程量比在国内时少了很多。”在澳大利亚悉尼读高中的李楠楠感到十分惊讶,“上午9点上课,下午3点就放学了。学校实行学分制,学生每个学期只要修6门课即可。而且想学什么就选什么课。”

  薛颖介绍,长期以来,中国学生习惯了“老师讲,学生听”的教学形式,但在国外,老师们更青睐以研讨会、小组作业、讲座的形式来授课,以此培养学生的学习主动性和参与性。中国留学生要转变学习思维方式,才能尽快适应新的学习环境。

  第三“课”:同胞热情暖人心

  尽管留学生刚到异国,会遇到种种问题,但同时,他们也常常能感受到中国同胞的热心与温情。

  王海樵是美国天普大学的大一新生,今年8月入学时,她犯难了:如何办银行卡呀?在朋友的介绍下,她参加了一场由天普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举办的新生见面会。见面会上,同样是来自中国的学长学姐们介绍了银行卡、保险的办理方法,各大社团也到场展示。

  “听了他们的介绍,我终于知道怎么办理银行卡了。”王海樵高兴地说道。此外,她还收到了学联制作的新生指导手册。这本新生指导手册对费城的环境、学生的医疗保险、遇到困难时的紧急措施等做了详细的介绍。

  郭旭到南丹麦大学报到的那天,晚上11点才到当地的火车站。一身疲惫的她拎着行李刚走下火车,中国的师兄师姐就迎上来帮她拿行李,领她去学校。“学长很热心地向我介绍他们在丹麦的生活经验,还送了我很多闲置的物品。其中一位学长,做了一本新生攻略,发放给我们。那本攻略介绍了当地的生活、交通、旅游等注意事项,很全面。”即便过了两周,她仍能感受到这份温情。